欢迎访问广州市某某纸箱厂官网网站 www.baidu.com!

13888999888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栏目导航

“司法档案是公检法的案卷文书

发布时间:Mar 15, 2019         已有 人浏览

  2019年3月15日中午时分,在龙泉市人民广场地下的古玩市场地摊上,意外发现一堆旧书,无意翻看发现其中一本有“龙泉县法院”字样,当时,怀疑可能是散落在民间的著名《龙泉晚清民国司法档案》,感觉意义重大,遂花700元钱,分两次悉数购买下,并当场联系到了龙泉市档案局。

  后经清点与追查,此次发现的“沈氏遗书”古籍共有十多册,均来自道太乡坑口村沈氏家族,系因老房子拆迁而散落。

  经初步清点与整理,这批“沈氏遗书”,大部分有明确的纪年,主要集中在从晚清1888年到民国1947年期间,其中有一册系民间藏版的“司法档案”,与龙泉市档案馆藏的1.7万册《龙泉晚清民国司法档案》有关联,这是首次在民间发现有关联的“司法档案”,意义和价值重大。

  另还有三册极具龙泉地方特色的纪年“乡村教材读本”,以及部分账本和契约等,这对于研究还原浙南龙泉一带晚清到民国期间,普通乡村的教育、司法、家风等具有重要价值。目前,这批“沈氏遗书”的发现者,已经同意全部捐赠给龙泉市档案馆,作为永久收藏和研究。

  这是一本小册子,封面残破,虫蛀,烟烤,但字迹可认,通书宽13.2厘米,高18.5厘米,厚0.5厘米。向右翻,右侧留2.5厘米,打四孔装线,此古称四针眼装。

  封面上有墨书题写有“光绪乙亥廿五年沈妹儿抄录”和“大方六……”有缺字字样。

  “光绪乙亥廿五年”即公元1899年,也是猪年,距离今年2019年,整整过去了120年。那时,列强欺凌,国家飘摇,动荡不安。

  这册古书,简朴,虽封面残破,打开正文内容,除个别字缺少外,基本保存完整,清晰可认,按六字一句,两句成一列,每页12句,六列,共72字,竖排,墨书。全书按门类分章,每章标题成一列,共有二十四章,内容不含标题共有486句,3912字,24大类,分别依次罗列如下:

  120年过去,同样是在龙泉乡村,孩子们读书的内容,已今非昔比了。其中仅“宫室”“杂卖”“船器”“法具”等分类方法,就早已退出历史舞台,甚至已经是极少用到这些词语。

  “天文第一天地风云雷雨乾坤日月阴阳星头河汉烟露雨薄雪霰水霜霖露虹霞闪电云霓宇宙穹苍”

  这3912个常用字,按需组合,就如一幅幅生活场景图,从衣食住行,到生老病死,涉及方方面面,各行各业,足已能清晰、准确勾画出生活在晚清1899年前后中国百姓的生活镜像图,这于深入了解清人真实生活和教育,以及今人创作拍摄这一时期的影视剧等等,皆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和参照原图。

  这一本小册子,依然是四针眼装,封面残破,虫蛀,烟烤,无字。书通宽13.5厘米,高19厘米,厚0.3厘米,亦向右翻,右侧2.5厘米处,有四孔,装线。

  古人对书,有着骨子里的敬重和节俭,在封面后,是连着几张带有倒字的红纸,显然是用过的废纸,然后又是连续两页空白纸,这样对文本内容,起到非常好的保护作用。

  首页,上部右边手书,小楷,繁体,竖排,三列,两边顶置,中间到底,从右到左,分别写有“甲戌岁次”“沈陈铨读肄”“土名书”。

  在中间略上处,还贴有两枚写有“国民政府印花税票”“壹分”“安徽”,宽2.5厘米,高2.1厘米,一左一右,褐色,四周锯齿,中有版图图案。

  结合“甲戌岁次”与民国税票,可以确定这是一本由“沈陈铨”学读的1934年的《土名书》,距今85年。

  此册排列方式与内容,都是1899年的相近似,拍照整理后,标题内容字数如下:

  最后,还有一行落款和一首小诗,繁体字,经陈谊先生帮助才认清:“此书完终张马祚丑笔抄录”。

  “少年功(攻)书要用心三寸洋毫值千金少年不功(攻)老来悔莫怨思来莫怨亲”

  这首小诗,非常有趣,意思明了,通俗易懂,劝学立志,充满了乡土气息。检索,也未发现有。显然,这也是乡间智慧的流传。

  浅黄浅黄的四页纸,三分之二烟熏得浅褐黑,宽13厘米,高11厘米。其实,这不应是书,准确来说,就是自制小本子,用纸简单折叠一下,装订成册,右侧打两孔,装订的不是线,而是细纸折叠成细条,穿过去即可。

  这是民间特有的纯朴与智慧,惜字惜纸,敬字敬纸,这是中国传统,乡村更盛行。显然,这是用过的余纸,封面底下少了两厘米,露出下页的墨字来。

  封面,仍然是竖排,三列,从右往左,繁体,分别是“戊子年”“沈农儿”“崔字簿”。

  “戊子年”是鼠年,以60年一周期,可能是1948年和1888年。基本上可以断定为1888年,距2019年,已经过去131年。

  正文,依然竖排,欠整齐,内容很少,仅有两页,第一页分列,六字两列,六字五列,共37字。第二页,分三列,每列五字,另外还有两字单独,共17字,似未写完。正文两页,共有54个字,后面是空白纸两页。

  “翘筐爵镜……”里面的字内容杂乱无章,未能连成文,但在1899年的学本里,都能找得到,且在每个字的右侧,都有一点小红点。显然,这是一册用来点读,跟读,猜读的识字练习本。

  何为《崔字簿》?在龙泉方言中“崔”与“猜”同音,“《崔字簿》”应为“《猜字簿》”,意思一下子就明了了,这就是专用来给孩子,猜字识字用的本子。

  这本宽17.6厘米、高11.8厘米的简装账本,自我开始接触时没有太注意,这主要是受封面左侧“叶源盛记”四字的影响,显然,我兴趣是在“沈氏遗书”,而非叶氏账本,且这已是临近解放了,甚至我还怀疑是当天受让我的季明明先生,一不小心把其他书给混进来的,尽管他当初信誓旦旦。

  极简的线装,从右到左,分别坚排着“叶源盛记”“民国叁拾陆年立”“开用支脚簿”,繁简手书,墨字,无标点。

  “民国叁拾陆年”是1947年,猪年,同样是内战连连之年。在当年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指出:“中国时局已发展到新的人民大革命高潮的前夜。”

  在这样的战争年代,浙南龙泉坑口村“叶源盛记”的账薄会记些什么?“付达前火食国币拾伍万元五仟元”“付增并肉国币拾壹万柒仟元”“付厂内家生国币拾陆万元”“付买斧头国币玖万伍仟元”等等。还有买米、烟、香等日用品,以及利息等。

  另外,还有“民国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发给“沈陈钏”和“沈永贡”的工资,分别都是“工夫三个月零十一天”共“共2年”“念五元贰角”,若按此计算,每天工资为0.25元。不知是什么币?其中,在这账本里,还出现两次付“法币”的记录。

  这册宽14厘米,高23厘米的线装书,邹巴巴,黄褪白,渐发黑,已经沉睡了整整88年,黄红竖线底,墨书手写字,却记载定格了,曾经的风风雨雨,恩恩怨怨,定格在瓯江边,那个叫“东乡坑口”的小村。

  仍然是四眼线装,竖写,三列,墨书,从右往左,依次写着“沈妹儿立”“民国贰拾年十一月”“案簿”。

  案情并不太复杂,是“沈妹儿”和“沈六妹”联名向“龙泉县法院”,状告同村的“沈永祥”,显然,他们很有可能还是同姓同宗。

  在诉状上,大致记载是这样:同样的“沈永祥”,自毁灭大门大路,擅自建筑,使“举民冠婚花轿丧祭棺木”不得出入通行,“对于大门不得出入”。祖上房屋坐落在“土名下处田塘地”,如今被“大兴土木”,“恃强建起粪池”“桂木三株”“猪栏木料已制就”“不日又要建设”,但因对方“势力勇猛”“可怜未敢出阻”“若出阻止,被要遭凶殴,难保性命,不得不请求”等等。

  “沈妹儿”和“沈六妹”要求“沈永祥”“将灶房左头折去(灶房原左头尖斜,今建造成方正,因此门路被堵)。”“粪池、猪栏不可建造,大门大路修复原状。”等等。

  写诉状的这天,是“中华民国二十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也就是1931年12月29日。法院受理后,审理时间定在了:1932年1月8日下午1时。

  龙泉市档案局魏晓霞局长依据发现的局部照片认为:“经鉴定应是沈妹儿自抄或请人帮忙摘抄的关于诉讼内容的手抄件,用以记录事情始末,不是民国司法档案。”

  “作为诉讼案件延伸到具体对象的印证,及反映家族传承的历史,还是挺好的资料。”

  “司法档案是公检法的案卷文书,唯一性跟帐本一个性质,认为要做个记性的,记一笔,至少也属于有些文化水平的。”

  因身体不适与内心犹豫,停歇几日,于2019年3月31日,又整理思路,重新上路。

  对于古籍,甚至是一切,我都是门外汉,一时兴起,再加好奇,对这堆“沈氏遗书”有点兴趣,也就玩玩。

  先查看品相好的,有明确纪年的,先粗粗过一遍,然后再回过头来,来来回回,边看边记,慢慢将零零碎碎的文字信息,给拼接起来,以期能还原出一个晚清至民国“沈氏家族”的真实生活轨迹和环境来。

  在“沈氏遗书”里,品相完好,未零散,又有纪年的,也就这六七本,另外还有单张契书多张,皆残破严重,其中有“道光廿三年十二月”明确记载,也就是1843年,这是鸦片战争后一年,也是中国近代史开端。此外,还有学契书的练习样本,砖瓦窑契书等等。

  先易后难,先把确定的、完整的理完,尔后,再来收拾那些残支破碎的,能收集多少是多少,毕竟能力有限。

  这册古籍封面无字,三孔线厘米,后半部分,严重虫蛀,千疮百孔,未敢强力揭开。

  这本封面无题字的小本子,却是“沈氏家族”的全部家档,也是实力强的象征,整整四面纸记录了其购买的田山、屋宇、荒坪等,因此,暂且将其称为《买田山簿》。

  在第一页上,记有“光绪叁拾叁年”“沈三犬沈犬儿沈六妹等受买田山屋宇……”等字样。

  后面,一一竖列,地名,租金,谁出卖等等信息。如第一列,就写有“屋后土名某某……”“计租壹硕伍斗”“沈正中出卖,永远”。

  如此数列,整整有四面,估计,有至少有三十多处,足见其实力,非地方乡坤莫属。

  在诸多涉及到的人物中,“沈六妹”贯穿始终,历经晚清和民国,也成为“沈氏遗书”无可替代的“一号男主角”。

  1.1899年——《“沈妹儿”抄录读本》中出现:“六妹读”“沈六妹”,读书人。

  这样一来,“沈妹儿”不同时期的角色定位,也就很清楚了。在晚清的1899年,是读书识字的读书人,在6年以后是一个到处买地买房的乡绅。在进入民国,也就在他读书过后的整整32年,参与打官司,而在1948年之后,仍然是付款人。如此看来,这个“沈妹儿”估计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很有可能还活着,成为名副其实的“三朝遗老”。

Copyright © 2018-2020 北京利来国际官网_利来国际娱乐官网_w66利来国际官网 版权所有         统计代码
QQ在线咨询
1388899988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