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广州市某某纸箱厂官网网站 www.baidu.com!

13888999888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栏目导航

本书是线后中年女文青骆淑景写给爱人、青春和

发布时间:Mar 27, 2019         已有 人浏览

  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我建议你做互联网,因为我也是残疾的,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只要会懂点基本都比做实体行业好!

  “文艺青年”是继“小资”之后重又兴起的一个身份标识,与之相应的环境变化大致有:歌坛上摇滚、民谣等“独立音乐”形式的兴盛,网络上继个人博客网站之后“豆瓣”等“兴趣小组”式网站的兴起,潮流界环保袋、手工服饰、玩偶等“创意市集”概念的推广等等。每个人周围都“噌噌”地冒出了好几个贴着“文艺青年”标签的家伙。文艺青年更注重外界对自身的感受。

  随着原来越多自诩文艺青年的人出现,文艺青年慢慢地与文艺发生割裂,而且间隙越来越大。就像前几年很火的文艺青年、普通青年、二货青年的对比图一样,文艺青年与二货青年仿佛已经成了偏离普通人的两个极端。我开始很难想象,文艺青年能够成为一个朝九晚五提着公文包的普通上班族,好像诗与远方才是他们的归属,也许是洱海旁边的客栈,也许是拉萨途上路标。

  文艺青年在他们的生活中都表现的十份细腻,关于文艺作品,他们也许感悟更多,得到的更多,也更多的憧憬。朝圣、旅行、更多美好的一切都在远方,不乏一时兴起,就背上书包,辞职出发的文艺青年们。这一切或许就是他们那细腻而又不太稳定的心所导致的。

  文艺在精神层面盛开,但也深深扎根于现实。许多文青对于金钱的态度是不屑甚至鄙夷的,可是大多艺术气息浓厚的人,都是有着不错的收入,体面从容的工作,受过良好的教育,这些条件给他们撑起了去一睹艺术之花的窗口。而现在许多文艺青年认为,文艺情结与金钱物质是矛盾的,但脱离了现实根基的艺术只会褪色至枯萎。

  这句话应该相当符合现在文艺青年的胃口,写下这句话的人是林语堂,真真的文艺青年。林语堂的散文半雅半俗,亦庄亦谐,深入浅出,入情入理,往往以一种超脱与悠闲的心境来旁观世情。这样一位精神超然,艺术造艺非凡的文艺青年,也并没有居于一隅,他为师、做学、外交,“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在这个更加激烈的时代,要做一个脱离现实的文艺青年只会慢慢失去文艺也失去自己,所以加油吧各位文艺青年,拿出胆量,是敢做我自己的胆量。

  似乎是昨天,对别人说起自己是 60 后时,我心里还有一丝骄傲、一丝窃喜。因为那时的 60 后,还年纪尚轻,风头正劲。转瞬,再说起自己是 60 后,心头已是一片惶惑。而“60 后女文青”,更像是一张上个世纪模糊的黑白照片。

  不同于人们心目中长裙飘飘、娴静雅致的“女文青”形象,我是一个来自乡野的文学爱好者。25 岁离开农村时,我的身上已涂上一层浓重的乡村底色。以后虽然进入行政单位,在城里也生活了 20 多年,但我一直没有完成转型,升级为城里人。我的感情依然是乡村情感,我的行为模式也还是乡村画风。更由于参照物的多重变换,烛照出更多底层的艰辛,从而更不容易虚饰、飘逸。

  人生有许多心结,没有考上大学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心结。别人用一两年时间就可以完成的“鲤鱼跳龙门”,我则用了十多年,且过程漫长、曲折、撕扯、纠结。并且,由于没有上过大学,我的读书与写作始终处于自我摸索状态,没有大师的指点,没有学院式的系统训练,文笔难免随意、粗糙、粗疏。还有不工不农、非城非乡的身份尴尬,也使青年的我,其恋爱婚姻,比别人的更艰辛,千折百回。

  站在人生的中场,回望来时路,我有茫然,有颓废,也有激昂和启迪。想起每一个至暗时刻,我都会感谢自己当初的坚持,并且相信,命运从来不会抛弃一个奋发向上的灵魂,能抛弃自己的只有自己。

  时光像一副茶色眼镜,它滤去过往时日的苦涩、贫瘠,又像一把筛子,筛去那时的土块、草叶以及其他杂质,呈现给人们一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美好图景。事实上,真实的人生是比写出来的更艰难,更挫折,更杂乱无章。

  昨夜,我又梦到高考了,那场景很清晰很清晰。依旧是有许多题不会做,看看数学题没做完,物理又不会。翻开哪本书,都有大半本没复习到,心里很着急。一急,我就醒来了,醒来后还心有余悸,摇摇头,确认是睡在自家的床上,这才长吁一口气。心想,这一辈子都不用高考了,一下子就轻松了。

  每次的梦,地点不同,情景不同,但梦中暗示的忧愁、焦虑却是一样的。许多朋友告诉我,他们都做过这样的梦,包括一些考上大学的女生。

  1977 年 7 月,我高中毕业后回到生产队干活。一个妇女全劳力每天能挣 8 分,我们这些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每天能挣 5 分。白天下地挣工分,晚上学打毛衣,生活过得平静而快乐。10 月份,我在苇园地拽豆子、在前河畔掰玉米、在老坟边摘棉花、在后村崖上夹柿子。这一个月我一共挣了 120 分。豆子、棉花、玉米、柿子是论斤称,我是快手,干这些活我不吃亏。

  10 月下旬的一天,父亲下工回家对我说,他今天碰见城里一个老亲戚,到后岭上七里坡给他女儿借书。亲戚说国家恢复高考了,想让女儿复习考大学。他听说七里坡的董子安以前上过高中,后来搬到乡下了,课本可能还保存着,就跑 20 多里山路去借。两天后,我们村在公社高中教书的老余也证实了恢复高考的说法。老余是洛阳人,早先下放到我们大队教书,后来又升到公社高中,他和我父亲关系很好。

  老余说,这次不论成分了,只要达到高中文化程度,都可以参加。他鼓励我也参加考试,还给我找了一份高考卷子。

  平地一声春雷,我心里泛起阵阵涟漪。从小学到高中,没有人对我说过考大学的事。有时学习用功了,其他同学还讽刺说:“学那有啥用?你还想考大学吗?”现在,真的时兴考大学了,这不是做梦么?但怎么考,考什么,我们都一无所知。

  父亲替我选择了理科。他说,学文科危险,过去历次运动,很多写文章的人都被打倒了,还是学理科保险。当时流行一句话,说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首先是没有课本。我上的两年高中后来叫“戴帽高中”,物理学的是《工业基础知识》,生物和化学学的是《农业基础知识》,数学学的是华罗庚的统筹法、优选法,上课就是去丈量操场,去猪场称猪,或者勤工俭学,上山背木头,下河挖鱼池子。语文课上唯一能让我记得的,是北大工农兵学员集体创作的《理想之歌》:“红日、白雪、蓝天……,乘东风,飞来报春的群雁。从太阳升起的地方——北京,启程,飞翔到宝塔山头,落脚在延河两岸。”

  我到城里找来表姐的课本,物理的,还有数学的。表姐是 1972 年毕业的高中生,并且她上的是县一高,正儿八经的学校。表姐不愿意参加高考,她不相信“不论成分”,还笑话我是“照眼出气”。

  表姐的课本很薄,但我啃起来还是很吃力。匀速直线运动,加速度,作用力和反作用力,质量和重量,牛顿定律,万有引力,电与磁。我在小本子上恭恭正正抄写着一个个公式、一条条定理。数学里的因式分解、等差数列、等比数列、三角函数 , 我连听都没听说过。

  离高考还剩 10 多天时,父亲用自行车带我去邻县复习。三舅在邻县一所高中教数学。距离87公里路程,有很多上坡下坡。那时汽车很少,一天只放一趟班车,车票很难买。因此,父亲就决定骑自行车带我去,遇到下坡路父亲带我,遇到上坡路我下来帮忙推车。早上天蒙蒙亮时上路,下午 4 点才到。

  在三舅那里待了 10 天,他们上课,我去听,但我听不懂,下课问老师,也没法问。若是某些方面不会,或某个题不会,可以问。全部都不会,怎么问?这次复习,我好像只弄懂了电流是安培,电阻是欧姆。

  12 月的一天,我坐在县一高某个教室的考场上,茫然无措地做题。前面第一排坐着我们学校的物理教师孙保, 他那时 30 岁。他似乎做得很轻松,不长时间就搞定了。前后左右离他近的几个同学都蠢蠢欲动,有几个还真抄上了。但我离得很远,根本不可能抄上。浑然中,时间就到了。

  记得语文卷子上有一题是:“给下面一句话注音: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下来后我查了字典,心里很懊恼,声调错了几个。作文题是“我的心飞向毛主席纪念堂”,之前我也看了一些报纸,报纸上说全国各地争相把本地最好的物资运到北京,献给毛主席纪念堂,还有女工怎样织最好的毛主席绣像的新闻。但写作文时我怎么就没有用上呢?

  那一年,物理老师孙保考上了河南师范大学,全县一共有 5 个人考上本科,他是其中一位。那两位抄上的同学也分别考上了大专和中专,剩下的全是陪衬。我们大队只有父亲在教育局工作的何粉考上了洛阳医专。她知道消息早,复习也早。那一年,我们班 50 多名同学有 10多人参加高考,没有一个考上。全县考上大学(包括大专、中专)的人,被写在一张红纸上,贴在县委门口。4.7%,是那一年的全国录取率。我们这个教育落后的山区小县,没有达到这个平均数。

  本书是线后中年女文青骆淑景写给爱人、青春和故土的一封温暖情书。她用亦庄亦谐的文字,一颗永不枯萎的、对生活的热爱之心,回顾往昔,动情勾勒20世纪八九十年代那如诗一般优美的青春,铺陈一个少女带有浓烈时代烙印的“花样年华”,譬如求学的苦恼、自由生长而疯狂的爱情和她对家乡人事的浓浓依恋,讲述燃情年代里一个女文青的成长、青春和爱情故事。

  青春与时光总是呼啸而过,所有的个人史都是时代的缩影。作者站在人生的中场回望过去,用一篇篇个人色彩鲜明的文字,带你重温那渐行渐远、白衣飘飘的年代,感受青春张扬的气息、温度和爱情来临时的模样,同时也勾连当下,让读者重新回望父辈,思考青春与人生的意义,看一段相濡以沫30余年的爱情是如何抵挡住岁月的侵袭与消磨。

  骆淑景,河南卢氏人,退休公务员,作家,现居三门峡,著有《乡镇轶事》《败寇无语》等非虚构作品,“真实故事计划”签约作者,在其微信公号上发表多篇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18-2020 北京利来国际官网_利来国际娱乐官网_w66利来国际官网 版权所有         统计代码
QQ在线咨询
13888999888
返回顶部